名人登記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名人故事 > 政界名人 >

一條標語的問世:“小平你好”

發布日期:2017-09-05 11:38 來源:  快速留言

  “小平您好”。

  它向這個世界展示的時間不過短短幾秒,卻在一瞬間撞擊了無數人的心靈。它的定格,為中國留下了一條一段歷史時期中很有影響力,也富有象征意義的標語。

  它是人們從內心迸發出來的激情,是對領袖既尊重又民主的深情。

  它是一個時代真誠的情感表達,也代表了一個時代鮮明的歷史所趨。

  這是許多人記憶深刻的一個場景,這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一條標語。

  然而,它是怎樣從來自普通群眾的一句簡單問候,成為一條新時代的經典標語?它問世前后的故事又是如何?

  在國慶60周年到來之際,《解放周末》再度尋訪這一歷史事件的當事人,體悟標語背后的深情與內涵。

  你一言、我一語,大家決定制作一幅橫幅,在第二天的國慶游行中表達自己的心聲

  “我直到9月30日下班后才拿到國慶閱兵儀式的采訪證。”74歲,已退休多年的原《人民日報》攝影記者王東,這樣拉開了話匣。

  在往常,類似國慶這樣的重要活動,《人民日報》總有三四個采訪名額。但不知為何,那年只得到了一個天安門場內的攝影采訪證。焦急的王東連忙打了申請,經過幾天的努力,終于在最后時刻拿到了第二張采訪證。

  這天晚上,王東的長鏡頭、三角架被運進了天安門廣場。在天安門前金水橋東側,有一個專門為攝影記者搭建的平臺,除了《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新影、八一廠、《人民畫報》的“長槍短炮”,都連夜“埋伏”在這里。

  眼瞅沒有自己的位置,王東趕緊讓報社車隊的師傅在邊上做一個一米見方、兩米高的臺子———“如果能‘高人一籌’,就占據有利地形了。”有著20年攝影經驗的他這樣打算。

  在王東忙碌的同時,距離他西北方向幾公里的北京大學28號宿舍203室,一群學生也在為十幾個小時后的國慶閱兵游行做著最后準備。

  這是這些81級生物系學生期盼已久的一天。早在暑假期間,他們便提前返校,緊張地軍訓,練隊列、喊口號、跳集體舞。9月,他們領到了統一服裝,學校還發了彩紙,讓學生扎成花束和小彩旗,天安門廣場游行的預演也剛剛完成。

  晚上九點,幾個同學正熱火朝天地扎著紙花。忽然,有人說了句:“光喊口號,捧紙花,沒有什么新鮮感。”

  時隔多年,郭建崴早已不記得是誰說的這句話。然而一句話就是一個引子,激起了在場的常生、郭慶濱、李禹、張、毛小洪、欒曉峰、王新力等人的興奮。這群年輕人的熱情被點燃了。你一言、我一語,大家決定制作一幅橫幅,在第二天的國慶游行中表達一下大學生的心聲。

  把“同志”兩個字也省去,“小平您好”四個大字用訂書機訂在了床單上

  橫幅上寫什么,這是一個大問題。

  最先想到的,是“改革要加速”、“教育要改革”。

  1984年,正是撥亂反正結束,改革大業拉開帷幕之時。1月,鄧小平視察深圳特區,7月,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企業在北京成立。風潮變換的味道彌漫在這個新的時代,改革與發展,無疑是人們內心最澎湃的悸動。

  口號很好,但是都只說出一個“點”,不能全面、充分地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

  七嘴八舌之間,有人提議,不妨借此機會表達對鄧小平同志的感情。

  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一致贊同。

  ———沒有鄧小平力主恢復高考,這些今日的“天之驕子”恐怕仍散落在祖國各地,接受不了良好的高等教育。他們是改革開放的直接受益者,內心澎湃著的對中央領導同志的感激與敬意,一直在尋找著表達的出口。

  接著想到的,是“鄧小平萬歲”、“鄧主席萬歲”(小平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然而,話語落地,立刻遭到反對———充滿個人崇拜色彩,明顯“文革”遺風。

  所有的詞匯似乎都失去了往日的魅力。大家最后決定,既然千言萬語難以概括,不如用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向心中崇敬的領導人問聲好。

  “尊敬的鄧小平同志您好”———因為太長了,縮略為“鄧小平同志您好”。似乎還是不夠簡練,干脆把姓氏也省略,干脆直呼“小平同志您好”。

  書法較好的常生找來一張綠色的紙,一時找不到那么大的毛筆,就用擦桌子的抹布卷成小棒棒,蘸著墨汁寫下了“小平同志您好”六個大字。

  李禹的新床單被瞄上了。六個大字往床單上一比劃,床單不夠長。不知誰說了句:“把‘同志’兩個字也省去吧。”大家七手八腳,將“小平您好”四個大字用訂書機訂在了床單上。

  這一刻,約是10月1日凌晨2時。

  這一夜,注定無眠。

  綠底黑字的“小平您好”,映襯在雄偉的閱兵方陣和壯觀的游行隊列里

  1984年10月1日,晴轉多云。

  雄壯的軍樂聲中,天安門廣場上萬眾歡騰。這是建國以來最隆重的首都閱兵式,也是1959年以來的第一次閱兵式。

  海陸空三軍分列式,各兵種的方隊走了過來。伴隨他們的是各式新型武器、火箭、坦克等,緩緩通過天安門前。隨后,群眾游行隊伍依次進入廣場。

  各種彩車、模型生動地展現了全國各條戰線取得的輝煌成就。當儀仗隊簇擁著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的仿銅色半身塑像通過天安門廣場時,城樓上下迸發出熱烈的掌聲。

  王東早已處在“戰斗”狀態:一只1000毫米的長鏡頭對準了城樓,抓拍領導人的特寫;一臺萊卡m3相機掛在胸前,隨時拍攝閱兵和游行場面。

  大學生方隊向天安門走來了。與之前的威武、莊嚴不同,這個方隊朝氣蓬勃,歡騰跳躍,正如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鮮花揮舞,口號此起彼伏,廣場上的氣氛立刻活躍起來。

  隊伍行近金水橋,突然,人群中變魔術似的打出一條橫幅。綠底黑字的“小平您好”,在歡呼的青年學子頭頂上方迎風展開。

  這一瞬,王東怔了一下。在隆重的國慶游行中,映襯在雄偉的閱兵方陣和壯觀的游行隊列里,這個手寫的、毫不正規的橫幅,讓人感到說不出的意外。

  “新鮮!沒見過這樣的標語!”這是如今的他所能回憶到的當時唯一反應。

  “咔嚓”、“咔嚓”。

  本能地,王東舉起胸前的相機,按了兩下。再凝神,興高采烈的大學生們如潮水般向前擁去,橫幅不見了。

  在人山人海的天安門廣場上,這個長不過兩米的簡陋橫幅,像一枚小小的葉子,在浩瀚海洋中浮現了幾秒,就被一朵又一朵歡騰的浪花淹沒了。

  沒有職務頭銜,沒有任何形容詞,像是對摯友,像是對親朋、像是對自己最熱愛的長者

  “小平您好!”

  四個字像一道閃電,劃破了中國人內心的天空,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共鳴。

  此時此刻,來自武漢空軍政治部的黃略,正在閱兵式中擔任軍樂手。

  “我直視廣場前面走過的群眾游行隊伍,用余光看著樂隊指揮。這時突然看到有人舉出一個橫幅。最先舉起來、舉得最高的是中間一個字‘您’,我還沒反應過來,旁邊幾個字也接著高高舉起。”

  “小平您好!”黃略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抑制不住地笑了。

  此時此刻,來自廣州的“中國英模”公方彬,正在觀禮臺上應邀觀禮。他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精彩,淚水噴涌而出,為這濃濃的深情感動:“群眾對每個作出貢獻的領袖都是真誠敬重的。”

  此時此刻,劇作家蘇叔陽正守在電視機前觀看國慶閱兵:“我看到幾位快樂而自豪的青年閃過屏幕,他們高舉著一幅簡單的橫幅,四個大字動人心魄,叫做 ‘小平您好’ 。我立即歡叫起來, 一股熱淚滾下面頰。”

  此時此刻,在北大團委文化部工作的徐小平正和同事們在小院子里收看直播。十幾人幾乎在同時跳了起來。一整天,“小平您好”這句話在徐小平心里反復浮現,一股非凡的激情激蕩著他的心。

  ……

  1984年的中國人民,曾經參加過數不清的群眾活動。不論是聲援古巴,還是聲援巴拿馬,也不論是歡呼原子彈爆炸成功,還是歡慶發表“最新指示”,這35年間,口號喊得最多的就是“萬歲”、“萬萬歲”,對領袖的崇拜乃至膜拜,成為一代人的集體思維,烙刻進意識的深處。

  而這一刻,卻是一聲真切輕柔的“您好”。

  而且,沒有職務頭銜,沒有任何形容詞,像是對親人,像是對摯友,像是對自己最熱愛的長者。在這一聲輕輕的問候與呼喚中,領導者不再在神壇上高居,而是成為人民中的一分子,是人民最貼心的朋友和長輩。

  電視鏡頭中,人們似乎看到,小平同志一側臉,露出了會意的一笑,向人群招了招手。

  這招手,為“小平您好”作出了最自然也最美好的回應。

  “好,就是它了!”保育鈞一錘定音

  1984年10月1日這天,“小平您好”這橫空出世的四個字,震撼著人們的神經,讓無數人歡笑,也讓無數人流淚。然而,它也確確實實地讓好幾個人犯愁傷神了好一陣。

  10月2日凌晨1點,編完幾篇通訊、特寫,《人民日報》夜班編輯曹煥榮、徐如俊到攝影組選起了照片。

  桌子上,幾十張照片攤開著。此時,一版編輯已把要用的照片挑走了,四版是報道閱兵、游行的攝影專版,編輯們也已將看中的照片拿走。

  一片黑與白中,曹煥榮一眼看到了《小平您好》。“白天,這幅照片的畫面,在電視直播中一閃而過,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它能不能見報,尤其是登在《人民日報》上?曹煥榮的腦子轉開了。

  回到辦公室,曹煥榮把預選的6幅照片交給當晚負責二版的編委保育鈞,并向他推薦《小平您好》。

  看到這幅照片,保育鈞連聲道:“不錯!好!好!”馬上把它從6幅照片中挑了出來??刹欢鄷?,他又挑出另外一幅,畫面是歡樂的學生舉著“祖國萬歲”、“我有一顆中國心”等標語。

  看直播時保育鈞還在擔心攝影記者是否拍下了這場面,此刻,他卻猶豫了。

  這種思考是免不了的———國慶游行的預演中并沒有這個場面,大學生自發打出“小平您好”橫幅這一激動人心的舉動,事先誰也未曾料到。

  手拿兩幅照片,保育鈞陷入沉思。

  時間一分一分地消逝。通常,截稿時間是零點,可此時已兩點多了。唯一可以咨詢的游行指揮部,也因時間太晚,找不到人。

  必須當機立斷。

  編輯們圍攏來,反復思忖,交換看法。曹煥榮記得,當時保育鈞說:“這個場面很親切,表達了年青一代對小平同志的由衷敬意。我看能發。”徐如俊也說:“這是一張難得的照片。”

  在場的編輯一致同意。 “好,就是它了!”保育鈞一錘定音。

  這張照片僅《人民日報》就刊登了7次,篇幅一次比一次大

  1984年10月2日的《人民日報》第二版中部,刊登了一張照片。說明詞非常平淡:“大學生游行隊伍中的一個場面。”

  就視覺效果而言,這張照片并不出色———透過薄霧、逆光拍攝的,畫面偏灰,構圖也很一般。

  然而,人們知道,歡騰的大學生、快樂的人潮、極富動態的畫面……王東用1/125秒的時間定格下的歷史瞬間,為中國留下了一個一段歷史時期中最有影響力,也最富有象征意義的畫面。

  祝賀電話從四面八方涌來:“真是一張好照片??!”正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四川省委宣傳部部長許川一語中的:“你拍攝了一張具有歷史意義的照片。”

  隨之,群眾來信像雪片般飛來。

  浙江江山縣一位老同志給王東寫信:“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家的處境隨著黨的政策而改善。組織上給我落實了政策,恢復了公職。前年新建了樓房,中堂上掛滿了各種獎狀和大團圓的照片,但總感覺缺了點什么。這幅照片使我茅塞頓開,我想求一幅《小平您好》的放大照片,端莊地懸掛在中堂上。”

  更有樂山和成都等地的同志寫信建議,把照片放到歷史博物館陳列,作為歷史見證,讓子孫后代同享這一刻。

  這一年的全國最佳新聞照片、全國好新聞特等獎等等獎項,都被《小平您好》拿下。“我不知道這張照片至今被翻拍刊登了多少次。”王東只知道,單單是《人民日報》就刊登了7次,篇幅一次比一次大。

  人們的心靈震顫,如果必須要以一句話表達,恐怕只能是“小平您好”

  為什么,人潮中一條簡短的標語,歡呼聲中一句樸實的問候,立刻就被攝影記者抓拍到,立刻就被億萬雙眼睛攝錄心底,成為歷史長河中永恒的一瞬,成為感動中國、感動世界的經典?

  為什么,多年以后,1輛紅旗敞篷檢閱車、18個徒步方隊、24個機械化方隊,94架呼嘯而過的飛機……在人們的記憶中慢慢淡去。而仿若昨日的,卻是那條小小的橫幅?

  有專家學者,曾經從語言學角度分析“小平您好”廣為流傳的原因。然而,與其說人們喜愛這四個字平仄分明、瑯瑯上口,不如說這最直白、最直接、最簡單的語言,其實是一次個人情愫的舉國共鳴,是一個時代情感的由衷表達。

  這種情感,生長在田間地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春風吹開了人們滿臉的皺紋;

  這種情感,生長在工廠車間,激情萌芽的民企,恢復活力的國企激蕩著人們總是滾燙的鮮血;

  這種情感,生長在菁菁校園,長滿老繭的手握住了鋼筆,知識荒蕪的時代終于被求知若渴彌補;

  這種情感,生長在城市街角,姑娘小伙們精心妝點自己,走向日益富裕、日益美麗的日子;

  ……

  時代變遷、人生轉折所帶來的心靈震顫,如果必須要以一句話表達,恐怕只能是“小平您好”。

  此后多年間,涌現了歌曲《小平您好》、畫冊《小平您好》、紀錄片《小平您好》、展覽《小平您好》……“小平您好”成為人民認同并感激鄧小平引導中國走向改革、開放和富強道路的一個象征。

  同時,它也是一個注腳,注腳著一個時代對群眾與領袖關系的政治思考。“小平您好”,在體現對鄧小平的極其尊重之外,又含有強烈的平等意識和親切感。然而,這非但沒有降低領袖的威信和魅力,反而使得領導人的形象更加親民。

  “小平您好”,帶著人民的一腔深情,帶著一個時代特有的氣息,以及歷史的大勢所趨,向著更久遠的時空閃耀著。(曹靜)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