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登記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天南地北 >

大家都在哀悼余光中 卻沒注意這位開國將軍走了

發布日期:2017-12-15 23:14 來源:未知  快速留言

導語

  長安君(ID:changan-j):今天,中國互聯網被“鄉愁”刷屏了。人們在懷念臺灣島上一個懷念家鄉的老作家去世。余光中,“鄉愁”……牽動著我們的心。

  可是,這片神圣的土地上,不僅僅有“鄉愁”,還有更動人心魄的東西,有一種壯懷激烈的情懷。有一則消息在網上沒有引起關注,可此人的離世,更觸痛我們的心弦,特別是在我們紀念南京大屠殺80周年的日子……

  2017年12月13日15時,“拽著馬尾巴參加長征的”開國將軍李布德因病醫治無效于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截至目前,開國將軍僅存21人。

  2017年12月13日15時,開國將軍李布德因病醫治無效于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

  公開資料顯示,李布德出生于1919年9月,四川營山人,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山西省軍區政治委員。新中國成立后,他歷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師政治委員,軍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濟南軍區軍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員,要塞區政治委員,軍政治委員。1970年任山西省軍區政治委員。1955年授少將軍銜。

  截至目前,開國將軍僅存21人。

  “只要是革命工作,干什么都可以”

  1933年,紅四方面軍來到了李布德的家鄉,14歲的他成了兒童團一名少先隊員,接著就告別父母,參加了紅軍獨立團。以后獨立團編入紅27師,聰明伶俐又有過幾年私塾底子的他在師部當了一名通訊員,隨后又轉到許世友當師長的25師73團。

  1934年,紅四方面軍反六路圍攻勝利后,團長又讓天資聰慧有文化的李布德做了一名偵察員,挎上了駁殼槍。在紅軍中背駁殼槍是一種榮譽,也是一名特種兵的標志,這一年他才15歲,這一年也是紅軍長征的開始。

  以后,小有文化和才氣的李布德又當測繪員(畫山像,類似于軍事地圖)和基層書記員。1935年,李布德因腿病住院治療,在紅軍長征到阿壩和天全后,他一直做書記員。

  1936年,李布德因工作表現突出被選送到紅軍總部,副參謀長李達問他:“小鬼,你愿干好動還是好靜的工作?”李布德回答:“只要是革命工作,干什么都可以。”

  李副參謀長把他帶到機要科長曹廣華面前,說:“這是咱們紅軍中的秀才。”他當上了譯電員,在紅軍總部,他的工作表現和良好技術得到了總部首長特別是朱總司令的好評,三大主力紅軍會師后,李布德又調到紅二方面軍總部擔任譯電員。

  在紅軍中,譯電員雖然不直接參加戰斗,但首長運籌帷幄,指揮全局,譯電員的工作不僅技術要求高,工作量大,而且常常吃不好飯,睡不好覺,戰斗緊張時,特別是轉移和戰斗空隙,戰斗部隊戰士可睡覺休息,可這卻正是譯電員最忙的時候,他們是首長的眼睛和耳朵,也是戰爭機器的神經。

李布德佩戴著長征勝利80周年紀念章 圖/山西晚報李布德佩戴著長征勝利80周年紀念章 圖/山西晚報

  穿自己打的單薄毛衣、

  拽著馬尾巴過了長征“鬼門關”

  1936年2月,李布德在紅九軍當文書,只有16歲的他,已經參加紅軍三年多了。第三次過草地前,他們要翻越“萬年雪山”黨嶺山。

  黨嶺山位于現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內,主峰海拔5400多米,積雪終年不化,氣候變化無常,時而狂風呼嘯,時而暴雨如注,被人們稱為“鬼門關”。

  “先頭部隊白天翻越黨嶺山時,因為受到狂風暴雪的襲擊,損失較大,所以我們決定夜間翻越。” 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李布德曾說,翻黨嶺山時,他們沒有軍裝,只穿著自己捻線打出的單薄毛衣就開始行軍,準備翻越冰冷嚴寒的雪山。

  山勢險峻、懸崖陡峭、冰雪覆蓋著整個黨嶺山。李布德跟著大部隊來到黨嶺山腳下,黃昏時分,部隊出發了。

  李布德回憶說,他們連行進在大部隊中間,連長在前頭帶隊,他跟著指導員斷后。隊伍借著冰冷微弱的月光,踩著前面趟出的雪印,一個緊跟一個,宛如一條銀蛇踏著蜿蜒崎嶇的雪路向上摸索前行。

  剛開始走時,戰士們的情緒還十分活躍,行軍速度也比較快,掉隊的也少??墒?,越往上爬,積雪越厚,風雪越大,空氣也越稀薄,人的體力消耗也隨之增大。行軍速度減慢,有人開始吃不消,掉隊了。

翻越黨嶺山(圖片源于網絡)。翻越黨嶺山(圖片源于網絡)。

  李布德說,有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小戰士,一瘸一拐、一步一喘慢慢掉下隊來停在路旁。指導員趕忙上前扶著他說:“不能停,我攙著你,快走,停下來會被凍死的。”邊說邊從這位小戰士身上摘下長槍,背在自己肩上,扶著他繼續前進。

  夜越來越深,風越刮越緊,雪越下越大,戰士們個個都變成了雪人,在雪山上緩緩行進。不斷有戰士掉隊。又一個戰士掉隊了,指導員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說:“咬咬牙,堅持堅持,不然會被凍死的。”說著,又要幫這位戰士背槍。

  李布德說,當時,指導員身上已經扛著兩支長槍了,不能把他累垮啊。我就跑上前去,把槍拿過來,背在了自己身上。槍雖然不重,但當時只有十幾歲的我年小體弱,而且又累又餓,多背一桿槍,還要在雪地里前行,頓時眼冒金星,氣喘吁吁,必須使出全身的力氣才能邁出一步。

  跟在我旁邊的指導員說,小李,抓住馬尾巴。話音未落,馬尾巴已遞到我手里,我緊緊抓住馬尾巴,踩著馬蹄印,蹌蹌踉踉走了一段,人借馬力,才緩過勁來。

李布德將軍生前照片 攝影:劉學紅李布德將軍生前照片 攝影:劉學紅

  越往上爬,山勢越陡,道路越滑,好多戰士的雙腳凍得失去知覺,甚至走一步跌一跤。有的戰士摔進了深谷,有的戰士滑入了雪坑,還有的戰士硬挺挺凍死在路旁。

  就在接近山頂時,戰士小張突然摔倒在雪地里,不省人事,指導員急忙把他抱在懷中,伸手一摸,渾身冰涼,趕快拿了床棉被蓋在他身上。

  過了一會兒,小張蘇醒過來,但氣息微弱,看著指導員和戰友們焦急的臉龐,他說:“指導員,你們走吧,不用管我了,別連累了隊伍行軍。”指導員堅定地說:“這是什么傻話,我們就是抬也要把你抬下雪山。”

  于是,戰士們互相攙扶著艱難地站立起來,繼續緩緩前行。就這樣,憑借堅強的意志,戰勝了嚴寒、饑餓和死亡的威脅,李布德和戰士們一起翻過了風雪彌漫的“鬼門關”黨嶺山。

  “開國將帥”僅存21人,今年逝世11位

  李布德將軍的逝世,意味著開國將軍又隕一員。截至目前,開國將軍僅存21人。

李布德將軍生前照片 攝影:劉學紅李布德將軍生前照片 攝影:劉學紅

  自1955年至1965年間,我國共授予或晉升10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10名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57名上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177名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和1360名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

  目前“開國將帥”目前尚存21人:元帥、大將、上將、中將均已過世,21名健在者均為少將,他們基本都是在紅軍時期就參加革命,平均年齡已近百歲。

  李布德將軍離世前,今年已先后有11位“開國將帥”隕落。

  他們是104歲的原軍委炮兵學院政委廖鼎琳,101歲的原第二炮兵部隊副司令員盛治華,103歲的原鐵道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貴德,101歲的國防科技大學原副校長張志勇,100歲的原武漢軍區副政委任榮,103歲的原武漢軍區空軍政治部主任魏國運,100歲的原南京軍區司令員向守志,101歲的原南京軍區副政委張玉華,102歲的中紀委駐中國科學院紀檢組原組長、黨組成員鐘炳昌,106歲的原海軍高級??茖W校政治委員殷國洪,106歲的第二軍醫大學原副政委方震。

  從2010年至今,每年開國將軍的隕落數量都在兩位數以上,分別是2010年的29人,2011年的25人,2012年的14人,2013年的10人,以及2014年的14人,2015年的20人,2016年的10人。

新聞來源:新浪網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