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登記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天南地北 >

執著也是一種力量——我在上海當區長

發布日期:2016-06-26 21:32 來源:海派文化報  快速留言

執著也是一種力量

——讀李倫新散文體自傳《我在上海當區長》

□朱少偉

 

 

最近,李倫新的《我在上海當區長》由文匯岀版社出版。這位老作家雖然把自己的新著定義為“連續性的隨筆集”,但它卻更像一本別具風格的自傳,真實記錄了他在擔任區長期間的甜酸苦辣:辛勞與砥礪、探索與奮進、改革與創新、收獲與體會。

李倫新是上海解放后第一批青年文學創作小組成員(曾任副組長),在上世紀50年代初期就發表了短篇小說《鬧鐘回家》《青春的火焰》《開除》《離別》等。正當他得心應手,準備在文學創作方面有更大作為時,命運卻同他開了個極大的玩笑:19583月,突然被打成“右派”,從機關下放到郊區;19605月,又被送往外地勞動,一待便是19年。他飽經風霜,意志未消沉;歷盡坎坷,理想未放棄,其間還創作過《父與子》等文學作品。在獲得“平反與落實政策”后,他又迎來溫暖的春天,又能與文學再續前緣,并由衷感慨:“文學夢怎么會這樣令人癡迷心醉……我其實一直懷著作家夢,寫作是我的真正人生追求?!辈痪?,他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和上海市作家協會理事。1987年春,我經過一位老作家介紹前去拜訪,他已當選為南市區區長(后來又任區委書記),恰好利用午間小憩在辦公室里“爬格子”,于是彼此稍作寒暄即有很投機的話題。那時,隨著市場經濟大潮涌動,作家之中不少人競相“下?!?,不少人則開始顯得浮躁,他作為難得有閑的地方“父母官”卻依舊鐘情文學,這對我無疑是一種鞭策。

1993年春,李倫新調任上海市文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仍然未忘記我這個后輩,曾多次慷慨贈書。有一天,我攜拙著登門求教,意外地發現他的書齋“樂耕堂”內擺滿各式各樣的牛玩意:鐵鑄的水牛、黃楊木雕的黃牛、玻璃制作的荷蘭乳牛、貝殼制作的牦牛、屹立于硯臺上的小石?!鎸χ鼈?,我頓時晤透其常用筆名“耕夫”之含義。后來,他在自己的一本散文隨筆集序中談及:“我寫文章,就像老式農民種莊稼,一鋤一鋤地松土,一棵一棵地栽種,因為這是自留地,自個兒篤悠悠地精耕細作,總希望能有個好收成。在現實生活中有了感觸,有了想寫點什么的沖動,就會先打腹稿,構思成熟了,才動筆一字一字地寫,爾后一遍一遍地修改……”我和朋友們都知道,他一直以魯迅先生的名言“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睘樽毅?,并以“吃的是草,擠的是奶”自勉,在報刊開辟“樂耕堂隨筆”、“耕夫隨感”等有影響的個人專欄,得過“林放雜文獎”;因而,大家開玩笑說他的生肖不屬牛,偏偏喜好都與牛搭界。我想,有了堅韌不拔的“牛勁”,再忙也能擠得出時間、靜得下心來,這或許便是他在文學創作上高產的秘訣。歷年來,我和朋友們就看到他出版的長篇小說《梳頭娘姨傳奇》《夢花情緣》《非常愛情》和中短篇小說選《上海愛情》,還閱讀過他的《李倫新隨筆散文選》《思辨墨錄》《心海浪拍》《上海新話》《耕夫自選集》《船過無痕》、《明日玫瑰》《海浪花開》等散文集,加起來共有800多萬字!

李倫新從上海市文聯領導崗位退下來后,應邀出任上海大學海派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和文學院客座教授;10多年來,在弘揚海派文化方面卓有成效地做了大量工作,不僅每年籌辦大型研討會、匯編論文集,還主編了幾十本“海派文化叢書”。與此同時,他仍然繼續在“樂耕堂”做“精耕細作”的“耕夫”,散發著油墨香的《我在上海當區長》則是新的豐碩成果。

2014年春,李倫新曾推出第一本散文體自傳《船行有聲》,記述自己前半生的經歷。上海市作家協會為此舉行過座談會,與會作家在發言中都給予肯定,并鼓勵他接著寫下去。于是,他又埋頭完成了《我在上海當區長》,作為“續集”。該書亮相書店之際,朋友們打來電話說:“老李又有新著。他的創作與工作一樣,都是那樣的執著!”誠哉斯言,讀完該書后我由衷感到:執著也是一種力量!

李倫新花費一年多時間,把自己“當選南市區人民政府區長以后的所思所慮、所作所為”寫成《我在上海當區長》,同時也把自己在改革開放中的足跡留存于該書。他曾毅然經受特殊歲月的考驗,欣然承受工作壓力的磨練,如今又坦然面對歷史老人的追問,平和的心境誠如書中“自序”所言:“人生猶如一次從此岸到彼岸的航行,行進過程中的種種聲音,雖有高低之分、強弱之別,但都無不本真地記錄了當時當地社會人文的真實情況……這令我感慨良多,想到這些都是不應該淡漠和遺忘的,我不會‘把我記憶上了鎖’?!彼羌惹塾志实穆臍v,其實也折射出了執著??梢哉f,正是執著產生的力量,使他一直不屈服于困難,始終堅定地為理想而奮斗……

(作者:九三學社上海市委常委、《哈哈畫報》主編)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