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登記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名人資訊 >

將軍卸任后的“趕考”——濟南軍區原副政委黃

發布日期:2017-09-18 22:20 來源:解放軍報  快速留言

黃學祿在查閱資料。袁中建攝

他不是黨史軍史專家,撰寫的百萬余字的黨史大書,為何能讓逄先知、李慎明等17位權威機構的著名黨史軍史專家一致“點贊”,甚至“眼睛泛潮”?

一位年逾古稀連電腦打字都不會的退休老人,究竟有何魅力,居然使梁彥平、房萍、王保成等一大批部隊基層優秀思想政治工作者和萬余名官兵甘當他的“粉絲”?

一位平日里生活非常簡樸的退休老人,卻將全部稿費捐助給革命老區,為當地群眾修公路、建小學、蓋敬老院。究竟是什么樣的精神力量支撐他做出如此慷慨之舉?

這一切,都得從他寫的4本書說起。濟南軍區原副政委、有著55年黨齡的黃學祿中將,退休12年來,滿懷對黨的無限忠誠,以堅韌的毅力,先后撰寫出《與思想政治工作者聊天》《看家本領不能丟》《人生有價值》《千秋功業》等4本專著,為發揚黨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奉獻余熱,在軍內外引起強烈反響,被人們譽為堅守精神高地為黨傳播正能量的“不老松”。

初夏時節,記者走近黃學祿,聆聽他的躬耕心語,感悟他不凡的精神世界。

傳播光榮傳統 傳授看家本領

一生一世堅韌奮斗勵后人

2002年元旦剛過,黃學祿接到免職命令。老伴董家芝格外高興:忙碌了大半輩子的老黃總算可以歇一歇了。

沒想到,黃學祿早就對退休后的生活另有打算。命令宣布后的第3天,他便將老伴、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召集到一起,道出了自己醞釀已久的“宏偉藍圖”:潛心寫一本符合時代需要、符合官兵需要的好書。

起初,老伴出于心疼勸他別自討苦吃。黃學祿解釋說:“我平生沒有其他愛好,就是對書有感情,在工作崗位上主要精力用于抓工作,沒有太多時間看更多的書,退休后最大的優勢就是有時間和精力看書。讀點書,寫點東西,不能讓腦袋閑著,人有點事干才充實,對身體也有好處。”

寫本啥書呢?聯想到每逢老兵退伍時,他們或給連隊留一面旗、送一本書,或最后打掃一次衛生、站好最后一班崗,黃學祿禁不住問自己:我這個有著46年軍齡的老兵,該為部隊留些什么呢?深思熟慮后,他對身邊人說:“我干了40多年政治工作,為什么不把積累的寶貴經驗寫成書奉獻給官兵呢?”

黃學祿走下領導崗位時,正值我軍基層干部隊伍結構發生歷史性變革,大學生干部正逐漸成為基層干部的主體,他們普遍缺乏做思想政治工作的經驗。為了傳承我黨我軍思想政治工作這個“看家本領”,這位年過花甲的老將,以筆為戈,在新的戰場上重新披掛出征。

尤為可貴的是,黃學祿沒有把自己既往的講話材料、研究文章簡單匯總,而是重新立意、另起爐灶,挖掘規律性內容,精心篩選了“樹立終身學習觀”“堅持以人為本”“加強情感溝通”“突出文化價值”“走進網絡空間”等20個時代熱點話題,之后深入到100多個連隊調查研究,歷時2年多完成了《與思想政治工作者聊天》一書的初稿寫作。

為了檢驗書稿內容的針對性和實效性,他又深入49個團以上單位作了43場輔導報告,累計行程6000多公里,直接聽課人數達3.2萬人。每到一處,他都現場征求意見建議,對書稿反復修改完善。

“正式開講之前,我先給戰友們講個‘無字家書’的故事。一位戰士當兵10多年,總共收到老父親寄來的家書近百封,卻沒有一封是有字的……”2004年4月,黃學祿在某摩步旅為官兵上感恩教育課時的開場白,讓臺下的官兵瞪大了眼睛。

他接著講到:“春天,不識字的老父親會在信封里夾一片嫩綠的小麥葉子或是一朵金黃的油菜花,那代表家中小麥長勢很好,油菜也不錯;秋天,信封里夾有幾縷玉米纓或是幾片棉花葉子,表示種了什么新作物;寒冬來臨時,父親會用未曾握慣筆的手畫一件只有兒子才能看懂的棉襖,那是在囑咐‘天冷了,快加衣’……”

臺上,將軍越講越動情;臺下,官兵邊聽邊抹淚。這樣的感人場景,當年夏天在濟南軍區很多基層部隊上演。10年后的今天,記者再次翻看當年授課后的座談會記錄本,雖然字跡早已發黃,留言也變得模糊,但字里行間依然透著基層官兵對黃老書稿和授課的熱烈追捧。此后,他創造的“聊天式思想政治工作”模式迅速風靡軍區基層部隊。

近50萬字的《與思想政治工作者聊天》一書付梓后,深受官兵喜愛,并榮獲第六屆解放軍圖書獎。幾年后,黃老在此書的基礎上,著眼時代特點,精選出10個重大現實話題,將它改編成《看家本領不能丟》一書。該書和其后寫就的《人生有價值》一書,作為凝聚共同理想的“大眾讀本”,被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作為重點圖書推薦給全國各省“農家書屋”。

2011年底,“全軍優秀政治指導員”房萍時任某通信總站八連指導員。當時,連隊戰士小何因入伍前癡迷網絡,入營不久便寫了退伍申請,聲稱自己“有心理疾病”“這叫網癮,戒不了、治不好!”一度犯難的房萍想起黃學祿書中有心理疏導的專章闡述,便拿出來細細品讀,很快便找到了“對癥之藥”。在隨后的工作生活中,房萍按圖索驥,因勢利導,有意識地鼓勵小何發揮特長,為連隊制作網頁、動漫,幫小何擺脫對網絡的依賴心理和“破罐破摔”的逃避心理。慢慢地,小何變得樂觀向上,后來還成了訓練標兵。

談及此事,房萍感慨地告訴記者:“黃老的書就是我們無聲的‘指導員’。它教會了我如何與戰士做心靈的溝通、思想的觸摸和零距離的握手,為我后來總結‘陽光帶兵36法’提供了許多啟示和借鑒。”

2012年盛夏,已是73歲高齡的黃學祿,乘船顛簸6個多小時,來到渤海深處某海防團炮兵一營,向駐守這里的“渤海第一哨”官兵贈送《看家本領不能丟》《人生有價值》兩本書。在這里,“全軍優秀大學生干部”、團政委梁彥平見到了久違的老首長,開啟了兩代優秀思想政治工作者之間的第二次對話。梁彥平十分感激地緊握著黃學祿的手說:“老首長,當年就是您給了我一把打開戰士心靈之門的金鑰匙!”

8年前,時任指導員的梁彥平正為政治教育課堂上戰士精力不集中的現象而苦惱,恰遇黃學祿來島上課。聽罷,梁彥平愁云頓消:“老首長上課,笑話里有道理,故事里有哲學,道理中有知識,聽后令人豁然開朗。思想政治工作確實是一門很深的學問,不是沒有學頭,而是很有鉆頭。”后來,他結合實踐苦心研讀黃學祿的幾本著作,最終成為聞名全軍的優秀大學生干部,并一步一步成長為團政委。

退休不褪色 離崗不離黨

一生一世堅定信仰寫忠誠

如果說寫作《與思想政治工作者聊天》對“老政工”黃學祿來說還算駕輕就熟的話,那么創作《千秋功業》對黃老來說,則稱得上是“攻堅之戰”。

并非黨史軍史專家的黃學祿,緣何偏偏癡迷黨史軍史?面對不少人疑惑的眼光,黃學祿總會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和透徹感悟作答。而每當說到動情處,他都禁不住潸然淚下。

1938年,黃學祿出生在大別山區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很小時就失去雙親。是黨和群眾的關懷讓他不但沒有挨餓受凍,還上了學、參了軍。1956年入伍后,黃學祿就奔赴朝鮮,也是最后一批撤回國內的志愿軍戰士。后來,他又參加了甘肅平叛、西藏平叛等重大軍事行動。期間,他入了黨、提了干。

“進了黨的門,誓做黨的人,黨的恩情咱一輩子都不能忘。”正是懷著對黨深厚的感恩之情,黃老下決心再寫一本全面系統、真實準確反映我黨我軍光輝歷程的書,以教育和激勵后人。

人已古稀年,走筆寫春秋。老伴董家芝告訴記者,為了寫好這本書,這幾年黃老幾乎廢寢忘食,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書店和圖書館。有時候為了想一個觀點徹夜難眠,有時候半夜幾次爬起來,將想到的一個句子記到本上,生怕早晨起床后忘記。為確保書稿內容準確翔實,他查檔案、跑書店、進圖書館,請教國內著名黨史軍史專家和領導同志100多位,查閱歷史資料上千萬字。

長期伏案工作,讓黃學祿的身體嚴重透支。2012年6月,因為過度勞累他胃部大出血。送到醫院后,光血就輸了1200毫升。住院第5天,他就戴上眼鏡在病床上寫起了書稿。后來因為在病床上寫作實在不方便,病情稍有好轉他就堅決要求出院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數年筆耕不輟,2013年底,百萬余字的《千秋功業》終于寫成。隨后在北京召開的專家評審座談會上,得到了來自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防大學等權威機構的17位著名黨史軍史專家的高度評價。中央文獻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欣然作序,稱贊該書是“一部導向正確、事實準確、內容豐富、可讀性強的黨史教科書”。該書出版后,很快被濟南軍區部隊和10多個縣市黨委列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輔導教材。

在老人書房里那一大摞讀者來信中,有一封是某旅戰士小周寫來的:“入伍前,我在一家網站當編輯,為增加點擊量,時常斷章取義截取一些黨史小故事,望文生義制作吸引眼球的標題。時間長了,似乎感覺不到黨的神圣和偉大,當兵兩年自己是全連唯一沒有遞交入黨申請書的戰士。今年春節期間,旅里下發了《千秋功業》一書,我一口氣讀完后,被深深震撼了。不久我便向連隊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并憑借出色表現成為入黨積極分子。”

“講信仰,不但要理直氣壯,更要鮮活巧妙使人解惑。”在某團采訪時,一連讀了3遍《千秋功業》的大學生士兵馬文星興奮之情溢于言表:“從新中國成立后的10張考卷到4條重要啟示,全書真實記述了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艱辛歷程,熱情謳歌了中華兒女氣壯山河的民族精神,生動展現了共產黨人治國理政的經驗智慧,最后引申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堅信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一定會實現中國夢。”

“揮將日月長明筆,寫就雷霆不朽文。”采訪中,黃學祿深情地對記者說,“歷史不能假設,但可以回眸。它永遠是深植于心靈的根,永遠是激蕩使命的魂,永遠是聯結傳統的血脈。我希望通過這本書讓年輕人懂得信仰的力量。”

愛黨愛國愛人民 憂黨憂國憂自己

一生一世堅守底線葆本色

泉城濟南,英雄山上,蒼松翠柏,郁郁蔥蔥。濟南戰役中,革命先烈浴血奮戰,上千忠魂埋骨青山。

“春歸喬木濃蔭茂,秋到黃花晚節香。”每天清晨,黃學祿都要沿著山間小路轉轉圈、散散步。眺望一眼山下的寧靜繁榮,憑吊一下長眠于此的先烈英靈,每至此時,戎馬一生的他心里總是感到很淡定很踏實。

前些年,談及如何拉攏腐蝕黨員領導干部時,社會上曾流傳這樣一句話:“不怕領導講原則,就怕領導沒愛好。”黃學祿聽后總是哈哈一笑:“照此說來,我可真是‘金剛之身、五毒不侵’了。”因為黃老既不會打牌玩麻將,對釣魚打高爾夫等也沒興趣,除了讀書、看報、寫文章,就是偶爾在自家小院里種菜養花。

平日里,黃學祿崇尚簡單自然、知足常樂的生活,一輩子節儉慣了,吃飯總是粗茶淡飯,穿的衣服沒有一件名牌。他常對身邊人說:“我們這些退下來的老同志,享受的待遇不低了,有錢花,有飯吃,有房住,有車坐,子女也都有自己的工作,要那么多錢干嘛?”

黃學祿有3個兒女,兒子是軍區報社的普通編輯,小女兒是某部機關的一位普通助理員,甚至機關不少人都不知道他們有個中將父親。

“最委屈”的是大女兒黃萍。前些年,在某部文化工作站上班的黃萍,因編制體制調整組織上擬安排她轉業。毫無思想準備的黃萍急得實在沒有辦法,這才趕到濟南向父親開口“求情”,希望他出面打打招呼,黃學祿最終也沒松口。女兒既委屈又無奈,只能灑淚而去。如今已轉業多年的黃萍早就理解了父親的苦心,她對記者說:“轉業是組織需要,我們不能因為一點私事,壞了父親堅守了一輩子的底線和規矩。”

“作為退下來的老同志,我們不僅要愛黨愛國愛人民,還要憂黨憂國憂自己。其實,憂黨憂國是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的一種深愛,憂自己同樣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愛護。”聊起這些陳年往事,黃老動情地說,不要認為退下來的人無職無權,就不會犯錯。要守住晚節、葆住本色,首先要管好自己,不干預工作上的事,不做違反組織原則的事。一句話,就是要發揮余熱,不要發揮余威。

桑榆未晚霞滿天,赤心猶存報鄉里。黃學祿的老家在大別山革命老區,那里山清水秀、風景怡人,盛產茶葉和美玉,但黃學祿不戀山水不玩美玉,心里只牽掛著大山深處的孩子們。

2009年秋,黃老接到老部下余英祿的電話,邀請他到自己退伍后創業10多年經營的黃柏山林場看看。這天,望著滿山20萬畝密密匝匝的林木,還有山頂建起的幾棟新農村居民樓,平日里不茍言笑的黃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當看到破舊的小學校舍七零八落分散在各個山溝里時,老將軍的心倏地緊了起來:“孩子是祖國的未來,一定要幫幫山里的孩子。”

很快,他自己先捐出10萬元稿費,然后動員企業家資助。兩年后,一座全縣海拔最高、距離縣城最偏遠但又最寬敞明亮的山區小學——黃柏山希望小學落成了。從此,周圍七里八村的130多個孩子再也不用翻山越嶺,在透風漏雨的破房子里上課了。

這些年,黃學祿奔走呼吁社會各界援建革命老區,先后為家鄉修了2條致富路,建成3所希望小學,還有1所希望小學和1座鄉村敬老院正在建設中。那年春天,黃學祿到信陽駐軍調研時,與當地領導談起地方經濟發展話題,他建議修1條環南灣湖公路,這樣既可以推動當地經濟發展,又可以帶動沿湖5個鄉近8萬群眾致富。地方領導聽后既贊成又感動,表示愿意積極配合。這條路在黃學祿的協調下,經地方主管部門考察立項,投資開工。

如今路修好了,山里的茶葉運出來了,湖里的魚兒賣出去了,老百姓的腰包鼓起來了。鄉親們對記者說:“黃將軍幫我們修的不僅是條致富路,更是黨和人民群眾的連心橋!”

記者 賽宗寶 特約記者 魏 國 李東星 李 亮

(標題書法 連俊義)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